河北省英烈纪念园
河北省英烈纪念园2018年夏装、秋装采购项目招标公告(05-07) 河北省英烈纪念园英烈史料征集启事(03-14) 河北省英烈纪念园管理处造价咨询机构入围项目中选公示(03-01)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红色博览 >

石家庄市第一位女共产党员——朱琏

时间:2018-07-09 11:50来源:选自《他们在这里长眠》 作者:河北省英烈纪念园 点击: 字体: [ ]
        朱琏,女,江苏溧阳南渡镇北埂村人,现代针灸家。毕业于苏州志华医学院,曾被聘为石家庄正太铁路医院医生。1935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因革命工作需要,1936 年辞去铁路医院医生开设 " 朱琏诊所 "。土地革命时期,任中共石家庄市委、平汉线省委妇女委员,石家庄抗日救国会、妇女救国会常务委员、会长,石家庄《正言报》《大华报》编辑。抗日战争时期,任八路军 129 师卫生部副部长、野战医院院长,延安中国医科大学副校长,18 集团军总卫生门诊部主任,陕甘宁边区人民政府保育院顾问。解放战争时期,任晋冀鲁豫边区人民政府卫生局局长,边区医院院长,华北人民政府卫生部第一副部长,华北人民政府卫生学校校长,中共中央华北局妇女委员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任中央防疫委员会办公室主任,卫生部中医研究院副院长,针灸研究所所长,中共中央妇女委员会委员,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执行委员,中共南宁市第三届委员会常委、南宁市副市长,中共南宁市第四、第五届委员会委员,南宁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。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委员会委员。朱琏同志是我国著名的针灸专家,在延安和华北解放区工作时努力钻研学习针灸学,著有《新针灸学》等著作,发行于国内外。
 
        1924 年,16 岁的朱琏借了大姐朱瑞的毕业证书报考教员,因与大姐相貌酷似且成绩优秀而被录取。因为年纪小,个子不高,怕被别人看出来,在和男教员一起办公时,她尽量装出成熟而又很严肃的样子,男教员开玩笑时从不答话。在做了两年教员后,把节省下来的薪水拿去报考苏州志华产科学院。毕业后去了上海一家医院当医生,不久就成了医院的妇产科主任。
 
        1929 年,陶希晋组织江宁暴动,失败后被南京政府通缉被迫逃往上海,经许闻天介绍,与朱琏相识,受陶希晋影响,朱琏思想产生了急剧变化,开始从事革命活动。之后,与陶希晋结为夫妻。
 
        1932 年,朱琏随丈夫辗转来到正太铁路局,她一面当医生,一面从事革命活动。1935 年,她与丈夫一起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她成为石家庄市第一位女共产党员。先后任中共石家庄市委委员、平汉线省委妇委委员。因革命工作需要,她辞去了正太铁路医院医生职务,开办了 " 朱琏诊所 "。所谓诊所,其实是按照党的上级指示,以该所作为党的活动机关和联络点,担负起 " 搞好医务工作,扩大社会影响,掩护党的工作 " 的重任。成为我党组织联系、发动群众的中心桥梁与枢纽。党的会议在这里召开,直中特委书记王卓如等以挂号员、记账员身份在这里工作;省委书记李菁玉、李雪峰以卖药、买药者出入诊所,在这里组织领导石家庄市和周围各县党的工作;各县党的领导人也不断以求医、买药的身份来诊所汇报工作,不管外面形势如何紧张,这里从未发生过任何问题。" 朱琏诊所 " 是当时中共石家庄市委最重要的联络点。朱琏一人肩负多职,她既要应付寻医问药的日常工作,又要负责党的秘密联系和组织活动等安排,还要协助丈夫编辑《北风》和转发北方局《火线》等党内刊物。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,她又担任石家庄抗日救国联合会常务委员和妇女救国会会长,经常走上街头奔走呼号,宣传抗日主张。
 
        1937 年 7 月 7 日,抗日战争爆发后,日寇派飞机对石家庄进行狂轰滥炸,9 月底,就在石家庄沦陷的前夕,她带着所有的医疗器具随陶希晋率领的正太铁路工人游击队 100 多人西上太行参加抗日,刘伯承派张浩政委在娘子关迎接他们,并任命她为八路军 129 师卫生部副部长兼野战医院院长。
 
        1944 年,朱琏同志在延安听了毛主席关于 " 西医要大众化,中医要科学化 " 的报告后,讨论时,又听了任作田老中医诚恳的表白:" 多年来,我们用中医针灸治好了很多病,但就是知其然,不知其所以然。希望西医同志们来帮助我们提高,找出其所以然来。" 就是在那时,朱琏和鲁子俊与大家一道,拜任作田老中医为师,学习中医及针灸技术。鉴于当时延安条件非常艰苦,缺医少药,许多军人和老百姓需要治病的现实状况,朱琏利用自己所学到的西医知识,在虚心地向当地的老中医学习中医知识的基础上,采用中西医结合的办法为当地军民解除了不少疾病的痛苦。上至中央首长,下至无名百姓,对她交口称赞。
 
        特别是在针灸方面,她在研究巴甫洛夫学说的基础上,明确提出针灸的原理,主要是激发和调整机体内部神经系统的调节机能和管理机能,认为针灸刺激的手法、部位与时机是治疗的三个关键因素。在临床上她发明了完全留针,并总结确定了 19 个新穴位,改革了指针和交卷疗法。技艺终致有所大成。
 
        她的新针灸学是利用现代科学知识整理和发扬祖国医学、创造我国新医学的成功范例。不管是战争年代,还是和平建设时期,不论行政工作多么繁重,朱琏从不间断地运用针灸为群众治病,并进行大量的科学研究工作。解放初期,朱琏在中国中医研究院任副院长兼针灸研究所所长时,早就开展了针灸治疗疟疾、针灸治疗阑尾炎和针灸对增加人体的补体、针灸对解除锑剂毒性反应等方面的多项临床研究,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她的著作《新针灸学》先后被苏联、越南、印度、日本、朝鲜、东德等 8 个国家翻译出版。她利用长期钻研总结的针灸技术,先后治好了朱德、董必武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顽疾,并得到毛泽东的肯定。
 
        1951 年,毛泽东主席对她说:" 针灸不是土东西,针灸要出国,将来全世界人民都要用它治病。" 在中央的关怀下,解放初期,她办起了外国医生针灸班。这些医生学成回国后,竟然在不少国家引起了针灸热。毛泽东主席得到这个消息后,在 1958 年,在杭州刘庄的一次便宴上举杯向朱琏祝贺,赞叹说:" 针灸万岁!"
 
        1960 年,丈夫陶希晋从北京下放到广西任广西壮族自治区科委副主任。朱琏也随之到了广西,任中共南宁市委常委兼副市长。
 
        1961 年,朱琏在南宁市委的支持下,创办了南宁市针灸研究组,成为广西独一无二的针灸研究机构。开展运用她的新针灸理论和独特的手法操作,为工、农、兵、学、商、干部、居民等患者们诊疗服务,很受欢迎。同时,朱琏还因势利导,因地制宜,利用现有的设备,开展针灸的科学研究工作,她亲自带头开展了针灸治疗风湿热引起心肌炎、针灸治疗急性肝炎、急、慢性胃肠炎、口轻溃疡、慢性咽炎、哮喘等多种常见病和疑难病症的临床研究。
 
        陶希晋在广西创办 " 五塘耕读大学 "、朱琏也随之创办了 " 五塘针灸医疗培训班 "。医疗培训班则由朱琏和她的学生负责讲课及带领学员实习。这些学员学成回到各自的乡村后,对当地医疗事业的发展,发挥了巨大的作用。他们的做法得到了广西区党委的重视,并组织全区各县、公社的有关人员前往该地参观学习;国家副主席董必武和副总理谭震林等中央首长,曾先后来广西,专程到 " 五塘科学实验区 " 视察,给予高度的评价。
 
        1964 年,朱琏在去五塘科学实验区针灸医疗培训班,看望在哪里实习的老师和学生的途中,遇到一位农民兄弟腹痛难忍,满地打滚,围观的人七嘴八舌、手忙脚乱毫无办法。这时,朱琏上前简单问了一下病情,做了一些必要的检查后,立即在病人的足三里穴处,指针了几分钟,病人渐渐地安静下来,20 分钟后肚子也不痛了,于是很感激地说:" 您真是华佗再世,神医高手呀!"
 
        朱琏经常带领学生深入到工厂、农村、部队中去,为工农兵服务。在南宁罐头厂医疗点时,得知厂内有一位从上海来的顾师傅,来到南宁后,因车间工作繁忙,每遇秋、冬季节,天气变化,哮喘病经常发作,不能平卧,昼夜不得安宁,一般针灸可控制,但难以根除。诊断之后,朱琏在患者大杼和膻中穴做了 " 埋针 "(安全留针),后来,同学们又遵照朱琏的治疗方案,先后在风门、肺俞、璇玑、华盖等穴上,进行轮换埋针后,顾师傅的哮喘居然全好了。
 
        南宁市原副市长阮洪川同志,因长期工作繁忙,劳累所致,患上神经官能症,常常几天几夜睡不着,只好靠安眠药维持,后来,一般的国产安眠药也不管用,进口的安眠药(雪克那)也服到极量,且出现明显的两手颤抖、反应迟钝等毒副作用,请朱琏给予治疗,朱琏给他做了详细的检查后,随即给他针了两个足三里,并要助手给他灸了两个三阴交,当天针灸后,阮副市长感到全身很舒服,效果不错。过后,朱琏给他制定了周密的针灸治疗方案,什么时候开始减药,减多少量,都计划得很周到。经过三个多月的针灸治疗,阮副市长的病情明显好转,甩掉了进口药品,精神大为改观,逢人便说:" 朱大姐的针灸技术真神呀!"
 
        1966 年 3 月间,朱琏应邀进京,为董必武副主席和谢觉哉老人治病,顺利完成任务。
 
        1969 年 2 月间,驻邕空七军政委焦红光因患急性无黄疸型肝炎,住进陆军 303 医院治疗,收效甚微,因急于要赴京参加党的 " 九大 ",慕名邀请朱琏给予治疗。3 月 3 日,朱琏如约而至,经了解病情,并作了必要检查后,朱琏用拇指在焦政委的右侧足三里穴处,一按压(即用手指代替针,简称指针),当患者感到酸胀感向脚背上扩散后,立即发现超声波内炎症波型变低、变稀酸了。于是朱琏说:" 指针有变化,说明针灸可治 "。当即,在足三里穴下针。同时,嘱咐助手给焦政委灸双侧三阴交 10 分钟。这时,超声波的波型为疏而低的微小波,高波很少出现。在场的医院院长、副院长、高干病房主任、传染科主任,还有广州 458 医院空勤高干病房主任和传染科主任等,目睹此情,都为之大吃一惊,不约而同地说:" 针灸太神奇了。" 经朱琏精心针灸 14 天后,焦政委出院,按时赴京参加了党的 " 九大 "。
 
        朱琏在谈到针灸治病的三大关键时,一再强调除刺激的部位、刺激的手法外,还要掌握好刺激的时机,就是什么病,在什么时候治疗,效果更好。需要从具体病情出发,有时也要根据病人的具体情况,灵活掌握。
 
        1969 年下半年,在极 " 左 " 思潮的影响下,原来由朱琏一手创办的南宁市针灸研究组(后改为针灸门诊部),曾被错误地撤销,人员下放农村、厂矿后,很多病人则蜂拥到朱琏的家中求医,朱琏和陶希晋夫妇非常同情他们,并给予热情的关照。他们将仅有的,并不宽敞的客厅、走廊、连书房都当成了诊室,用来接待众多的病友,从不收取任何费用。
 
        朱琏曾对壮族医生(弟子)韦立富说:" 古人说,上医治国,中医治人,下医治病,庸医杀人。意思是说,像毛主席、周总理、朱总司令、董老等这些党和国家领导人,他们是上医,是治国安邦的;中医不但能治病,还能从心灵深处治好他的创伤,打消他的顾虑;下医只能就病治病,其余一概不闻不问,收效也是不太管用的;庸医更是病治不好,还会引起误诊、误治,甚至出现不良现象及医疗事故等。你是壮族医生,希望你当一个白求恩式的医生,为广西壮族人民的医疗保健事业做出贡献。"
 
        1973 年元月间,朱琏和弟子韦立富前往韦国清书记家,为其诊病时,谈及在广西组建针灸研究所一事时,得到了韦国清书记的重视和支持。原本要成立广西自治区针灸研究所的,随后,朱琏经市委同意,抽调孟伟着手进行具体筹备事宜。
 
        1976 年元旦,南宁市针灸研究所正式挂牌成立。朱琏兼任所长之职。不久,她的学生许式谦和韦立富,分别由青海省人民医院和广西中医学院先后调入。开始承担南宁市科委下达的科研课题,先后开展了针灸治疗冠心病、肝炎、面神经麻痹、腰椎间盘脱出、少儿遗尿、血清离子与人流术针刺镇痛的关系等多项研究,取得很大成效并先后获奖。
 
        1976 年元月中旬,南宁市 7.21 针灸大学成立,朱琏兼任校长,第一期学员开始上课。针灸课由朱琏主讲,许式谦和韦立富协助辅导和带实习。为当地培养了大批针灸人才。在 1961 年至 1977 年长达 17 年的时间里,朱琏先后应广西中医学院和广西医学院等部门的邀请,对学员们进行了多批、次的针灸专题讲座,深受群众的欢迎。
 
        1978 年初,由于操劳过度,朱琏突发脑血管出血,处于昏迷状态,不好搬动,只好就地抢救。由于朱琏的坚强意志,在治疗小组积极抢救、精心治疗、护理、针灸下,暂时没有了生命危险。不管在医院治疗、疗养时和康复后在家里疗养时,她都忘不了其《新针灸学》一书第三版再版书稿的编写工作,昼夜赶写。终因用脑过度,再次引发脑血管大量出血。1978 年 5 月 18 日凌晨 5 时在坐落在邕江边的民权路 104 号大院里过早逝世了。(这个大院曾是邓颖超副委员长的出生地和幼年成长的地方),终年 70 岁。
 
        朱琏的亲人们遵照她生前的遗嘱、百年之后她的部分骨灰保留在她早年参加革命工作的石家庄,余下的部分骨灰撒入了她 18 年来曾经工作、战斗、生活过的南宁邕江里。
 
        朱琏日常生活非常简朴,衣着总是干净、整齐而朴素。无论是外出讲课作报告、接待客人、合影大部分都穿着一件灰色人民装外衣,向头后梳着庄重、顺溜溜的短发,戴着一副极为平常的眼镜,举止文雅大方。朱老学识渊博,言谈风趣,既有政策原则,又富有哲理和党性。
 
        " 文化大革命 " 中,陶希晋曾戴着一米多高的高帽子挨批斗,回家后孩子们出于好奇,拿着那顶高帽子玩耍,陶希晋看到后就追,边追边喊:" 别弄破了,下次还要用的!" 晚饭前,大家围坐在客厅的餐桌前,讲到被批斗的情况,朱琏拿张报纸横在胸前当作挂的牌子,低头演示着批斗的情形,叫陶希晋戴上那顶高帽子演示。其心境竟然像小孩子那样乐观!
 
        陶希晋在五塘被批斗时,站在台上带领台下批判他的人不停的高呼 " 毛主席万岁!" 主持人不准台下跟他喊。农民说:" 我们喊毛主席万岁有什么错?你们不让我们喊你们是什么人?" 批判进行不下去,只好叫陶希晋带着高帽子早一点 " 滚 " 回家去,朱琏总是笑迎丈夫一次又一次的平安而归。
 
        朱琏和陶希晋夫妇虽然在全广西的工资最高,但生活上却格外节俭。日常吃的是籼米饭、面条、玉米、红薯、芋头等,菜是两菜或三菜一汤,加上一小碟螺丝菜、咸菜或豆腐乳。她经常对孩子们讲:我们陶家的孩子,吃饭一定要大扫除,菜与汤要全部吃光,不准倒掉造成浪费。朱琏习惯于夜间工作,她的晚餐就更简单了,往往是稍放一点猪油、酱油的阳春挂面汤或是一碗开水泡米饭,一两样小咸菜。
 
        衣服、鞋、袜,能补则补、能穿则穿,节俭至极,就连信封大都是把旧信封拆开反过来再用的。信纸、便条往往是拆开的香烟盒。虽然如此,但对待生活上有困难的同事和下属,却慷慨解囊,给予无私援助。众人为之感动。朱琏的《新针灸学》一版再版。在她厚厚的收款数据中,就有捐献《新针灸学》稿费的数据。她说:" 国家给我们的工资已经不少了,稿费就用不着了,还是交给国家吧。"
 
        红卫兵在他们家抄家时,在他家看到一个穿着打了补丁的旧棉背心的老太太,误以为是保姆,错认陶希晋是朱琏了。一口一声 " 阿姨 " 地动员朱琏站到他们一边,与剥削这位保姆的朱琏划清界限,揭发 " 南宁市副市长朱琏 "。陶希晋坐在旁边一声不响,等闹了半天,开口说道:" 你们也不打听清楚,朱琏是男是女就来造反,她就是朱琏!" 学生们一听,都不作声了,等出去证实的回来后,呼啦一下全跑了。
 
        1965 年 12 月 30 日,国家副主席董必武在广州参加广东省举办的迎春招待会,第二天起床感到右侧面额发生闪电式疼痛,有越来越烈之势,省医院专家诊断为三叉神经痛,服药未见效果,言语、进食都困难,五天不解大便。1966 年元月 5 日,广西区党委领导电话通知朱琏说:根据中央办公厅的意见,请你带个助手,今晚飞广州为董老治病。当晚朱琏带她的学生王登旗乘广州空军派来的专机飞抵广州后,直奔董老住处,董老是陶希晋、朱琏的老领导,无论从华北人民政府还是进京后,关系甚密,董老见朱琏来为他治病,非要起来接她都被劝阻了,不用寒暄就为他进行 " 四诊 ",为他把脉象,脉两尺沉细,右关浮洪,舌苔黄厚,体温 36.8 度,主要症状为外感、低温、积便。朱琏对董老的治疗原则是:清理外感,排除积便,调理肠胃,解除疲劳。确定针一个穴位,留针半小时,温和灸两个穴位,均为 10 分钟。治疗后,病人又安静休息,下午一时,董老解了大便,量多,恶臭。便后他轻松多了。体温下降到 36 度。后改针两个穴位,留针 10 分钟,温和灸 10 分钟,让董老静卧。元月七日,疼痛缓解,口腔活动无痛感,可以进食,语言顺畅,解一次大便。情况大有好转,元月 8 日、9 日朱琏继续为董老治疗。董老情绪很活跃,来探望她的人数特多,可自如交谈了,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很高兴,为针灸的神奇惊喜。元月十三日,朱琏又为董老制定了一套新的针灸方案,有的穴位,要长时间留针并定时捻针,加针刺及温和灸一些穴位。全程历时两个多月,董老很少服药,也没注射药,就是又针又灸,在治疗过程中,和病人自由交谈,心情舒畅,饮食两便都正常。朱琏果然手到病除,解除了董老的病痛。董老曾赋诗于她:
 
万里传针灸,能人布市多。
 
随身带工具,竹筐即胶囊,
 
大众皆称便,孤贫更不忘,
 
我邦古医术,赖尔好宣扬。
 
        朱琏为当代中国乃至国际上,最有名望和影响力的女针灸学家,是最早走针灸医学科学化、国际化道路的先行者之一。她《新针灸学》一书,是她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,随 129 师转战在太行山一带,后在华北解放区,积极推广运用针灸为部队伤病员和广大群众诊疗服务,开办卫生学校时的实用教材总结写成的。并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视和支持,朱德总司令、董必武副主席和中宣部张磐石副部长相继写了序。首版于 1951 年 3 月由人民出版社发行。第二版于 1954 年 10 月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发行,随后《新针灸学》一书,先后被译成朝鲜文、越南文在相关国家出版发行。之后,很多干部、群众、医生、学生纷纷要求再版。在她去世后," 朱琏遗嘱整理编写小组 " 在区、市党委的重视和支持下,顺利地完成了《新针灸学》第三版的再版工作,并于 1980 年由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。


        本文选自《他们在这里长眠——河北省英烈纪念园英烈传记》一书。参与 " 读英烈事迹 谈励志感想 " 中小学生有奖征文活动,请投稿至邮箱 1024839165@qq.com。投稿时,请注明城市、学校、班级、姓名,并留下联系电话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